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王爷今天开什么车 > 第十六章小说女主
听书 - 王爷今天开什么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六章小说女主

王爷今天开什么车 | 作者:白雪芋圆| 2020-10-18 09: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昭九恶趣味上头,就算老板拒收了她这本子,那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看过李允和郭起的基情文了,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李允这位大魔王是位小受了,仅是这一点就能让她暗爽好久。

“没关系,要是不行就算了。”

然而那老板却依旧红着老脸说:“行倒是行,只不过你这《王爷和侍卫》的名字要改改。”

“改成啥?”

老板大笔一挥,昭九又一次惊得瞪大了双眼。

“《霸道侍卫温柔宠,王爷哪里逃》?妈呀,这名字……”昭九一脸崇拜地抬起头来,拍着手给老板叫好,“老板,牛!”

老板又哈哈笑起来,摆着手说:“都是经验所得,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

这几日李允不知道在忙什么,也没叫昭九前去伺候或者骑马射箭。不过李允不找她,她倒是乐意得很。白天喂马讲故事,晚上窝在房间写小说,约得上元曦的时候便去重华宫中喝酒,日子过得潇洒快活。

跟着李允一起消失了好几天的郭起终于出现,昭九这才听说了李允在府邸被刺杀的事情,而且还受了伤。但是整个宁王府将此事瞒得严严实实,宫里没有一点儿消息。

郭起说:“不过你不用担心,殿下的伤已经无大碍,而且明日便要启程去大暮山了。”

昭九微微一愣,谁管李允的伤怎么样了呀,她只知道再过一日便要启程去大暮山了……

这么久以来,昭九一直都忘记问元曦会不会去大暮山春猎了。一位失宠的皇子,很有可能就不会随行。而郭起来提醒她明日便要去大暮山,她首先便想到了元曦,这大暮山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若是元曦不去,她只能趁着今夜去见元曦最后一面,跟他好好地道个别。

打发走了郭起,昭九便拎上郭起带来的好酒往重华宫去了。夜晚的风微微凉,但是昭九也不觉得冷,这次春猎过后便入夏了,天气已经在渐渐地回暖。前几日她还与元曦说好,等到那荷花池子里的花开了之后,便去那中间的凉亭里喝酒,找一个其他皇子公主都不去的时候,偷偷地喝到天亮。

想到这里时,昭九又觉得冷了。

“温觅,你算个什么东西?”

突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吓得昭九立刻顿住了脚步。那声音是从另外一条小道上传来的,而昭九要去重华宫也不会经过那边。她本来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性子,但是从那传来的吵闹声中,她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温觅,你今日得了太子殿下的赏识又如何?你别忘了,如今在这尚食局中,除了陈膳食和李膳食,大大小小的一切还不是我刘司膳说了算,你不过一个小小的打杂宫女,有什么资格要这份赏赐?”

温觅被刘司膳一把推倒在地上,仍然护着手中的一包东西,紧拧起的眉间笼着倔强,她咬唇道:“刘司膳,这东西并不是太子殿下赏赐我的,太子殿下的赏赐在我房中,若是你要我全都给你便是,但是这东西是我娘亲留给我的,还请您高抬贵手。”

“你娘亲留给你的?什么东西你能宝贝成这个样子?我不信,你给我看!”

刘司膳说完就要去抢温觅手里的东西,而温觅的手腕刚被抓住便痛得叫了一声,手里的东西也随之落到地上。那刘司膳才不管温觅痛不痛呢,狠狠地又将她一推,转身就去抢落在地上的那包东西。但温觅怎可让她得逞,死死地抓住刘司膳的一条腿将她也拽倒在地。刘司膳痛呼一声,气得大骂:“你这个贱人!”

然后翻转身体起来揪住温觅的头发,抬起手便想扇她的脸。

“这东西……”

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正在缠斗的两人纷纷转过头来,只见一个瘦瘦小小,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小脸上还留着两撇胡子的小倌,正拿着一包东西呆呆地看着她们。

刘司膳立刻放弃了温觅,朝昭九走来,无礼地伸手向她讨要:“把东西给我!”

看得出来这位刘司膳喝醉了酒,正是借着这酒劲儿撒泼呢。而温觅很快收起袖子里的东西,拉住气势汹汹的刘司膳。

“司膳,那真的不是太子殿下的赏赐。”

刘司膳甩开她的手:“少骗我,除非给我看!”

刘司膳的魔爪已经伸到昭九面前了,昭九飞快地将那包东西往身后一藏,同时另一只手摊开在刘司膳面前。

刘司膳被眼前的东西晃了眼,她瞪眼瞧着那颗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的玛瑙石,痴痴地问:“这是……”

昭九把那颗红珠玛瑙塞到刘司膳的手中,笑着道:“这是红珠玛瑙,整个皇城仅有三串,而这是其中的一颗。”

刘司膳的酒意醒了几分,谁不知道皇帝将其中的两串红珠玛瑙赏给了宁王啊,但是眼前这小倌竟然有一颗,难道是宁王殿下手底下的人?

“司膳,既然这是她娘亲遗物,便留给她吧,而这颗红珠玛瑙便当是我孝敬司膳的了。”

刘司膳见昭九出手大方态度客气,还有可能是宁王殿下的人,也知道见好就收了,于是把那玛瑙石收进袖中,回笑着说:“你这小倌倒是懂事,不像某些人……算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也累了,就先回去了。”

说罢瞪了一眼温觅,转身走了。

昭九将那包东西还给温觅,温觅连忙说谢谢。

昭九道:“刘司膳那人喜欢贪小·便宜,平日里也嚣张跋扈了些,但没什么心机城府,你给她一些好处,她自会被你牵着鼻子走了。”

温觅微微一愣,没想到昭九会跟她说这些,但毕竟是替她解了围,还为她着想,于是又郑重地道谢:“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是在哪个宫中做事,今日你帮了我,日后我也好报答你。”

“我叫昭九,是御马监的马倌。你不用报答我的,不过是举手之劳。”

昭九是真的不在乎那颗红珠玛瑙,反而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女主啊,她终于遇见小说的女主温觅了!就是这个女人,专治李允一百年。她要是获取了温觅的好感,跟温觅成为了好姐妹,别说杀她了,就是李允敢再欺负她一下,她就立刻去跟温觅说李允的坏话,让李允追妻火葬场!

不过温觅是不会知道这些的,听说那颗珠子贵重,还十分为难地说:“我见那颗珠子非寻常之物,为了替我拿回娘亲的遗物,你就这样给了刘司膳,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不如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回尚食局,我房中还有一些珠钗玉环,若是还不够,你便说个数,我日后一定还给你。”

昭九连连摆手:“不用,真的不用!若是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那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好朋友之间本来就该互相帮助,谈钱多伤感情呀。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虽然已经知道了,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我叫温觅,是尚食局的宫女。可是那颗珠子……”

“打住,”昭九举着双手交叉比在胸前,“你要是再跟我说那颗珠子,我就当今晚没有遇见你,不跟你做朋友了。”

这性子像个小孩儿似的,温觅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那既然如此,以后我们便是朋友了,若是你遇上了什么麻烦,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的。”

昭九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连忙说:“正好我有个忙需要你帮,只是不知道这次春猎你会不会随行去大暮山?”

温觅点点头:“正巧我在大暮山的随行名册上,是什么事情?”

昭九笑道:“到时候我来找你!天色也不早了,你这东西……你快拿回去吧。”

温觅突然才想起手中的那包东西,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但见昭九脸上笑容单纯,又觉着是自己多心了,于是朝昭九点了点头,快速地走了。

昭九望着温觅单薄的背影,又想到郭起的那些话。看来那包袱里装的就是温觅潜入宁王府刺杀李允时穿的夜行衣了。

那些东西被温觅一直放在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处理,今夜才打算将衣物拿去冷宫中烧掉,而温觅手上的伤也是那时候留下的。

小说里本是写道,刘司膳发现了温觅的秘密,温觅便将刘司膳给杀了。而今夜若不是她要这份人情,那位刘司膳现在已经是一缕亡魂了。

昭九去了重华宫,却并没有等到元曦。虽然心中怅然,但是今晚也不是完全没有喜事,比如收获了女主温觅这个意外的惊喜。

有女主在,那她此次去大暮山,李允还不一定能杀得了她,所以她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回来的。等到她回来,再跟元曦一起喝酒赏月也行。

大暮山并不算远,一日便抵达。

夜幕降临,皇家营地燃起了篝火,皇帝带着他的一众子女和皇城中的达官贵人们在营地中心摆宴席,赏歌舞。而昭九则是在营地外围,和一群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