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剑仙途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听书 - 天剑仙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剑仙途 | 作者:寞剑| 2020-10-18 09: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强大到极致的力量在体内涌动,在这股力量的支持下,刘炜只感觉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破碎虚空一般。

不过,此时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远处那站着仿佛一柄冲天利剑的虚影,体内奔涌如龙的力量正在他的控制下没入到手中的逐月之中。而随着这庞大的力量的支持,剑身上那一道道简单但却混若天成的纹络悄然亮起了淡淡的紫光。

而另一边,此时的虚影不再如同刚刚的那样懒散,身形挺直犹如长剑,一缕缕凌厉无匹的剑意在他的身周涌动,而下方的那剑元之海则是一道道涟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虽然他身周的剑意并不是太多,甚至气势也没有刘炜的那么足,但是两相一比较就能够感受到虚影身周的剑意明显对于刘炜身周的剑意有着碾压的态势,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柄顶级神剑与一柄普通的精钢长剑之间的差别。

虽然刘炜这柄精钢长剑数量极大,但是对上一柄顶级神剑,哪怕是匕大小的神剑也是有些不堪一击的。

“嘁!”

看到刘炜的变化,尤其是在庞大剑元的注入下宛如一团紫色小太阳一般的逐月,虚影嘴角微微一撇,一丝不屑的嗤声传了出来,同时身体骤然化为一道长四尺三分的暗金色邪异长剑。

以身化剑,以意凝剑!

这是天剑巅峰之境以上的剑修或者说剑仙才能够做到的,即便是此时的虚影仅剩下一缕残魂,但是他所化长剑却犹如实质一般,身周的剑意更是仿佛要撕裂苍宇一般,足可见这虚影生前的修为。

“斩!”

一声冷斥,暗金色长剑骤然消失在原地,而对面的刘炜则是紧紧的握住逐月,然后拼尽全力的一剑朝着自己的正前方斩了下来。

没有残影,没有剑影,甚至连一缕剑气都没有,就如同最为正常的一剑斩落一般。

下一刻,不见任何的波动,没有一丝声音响起,甚至于连下方的剑元之海都没有一丝涟漪泛起,刘炜的身形便是骤然爆退开来,同时不断的深陷入剑元之海中,到的最后,刘炜的身体近乎透明,仿佛一阵风便能吹散一般,甚至于连本命剑胎的形态都能够隐隐看见,可见受创之重。

紧紧的握着逐月的剑柄,此时的刘炜体内已经是没有了一丝余力,甚至于他漂浮在这剑元之海上,磅礴的剑元没入到体内也不见丝毫。但饶是如此,刘炜也没有松开手中的剑。

而在两人碰撞的原地,一柄暗金色的四尺长剑静静的悬浮在剑元之海上,而在暗金色的剑身上,一粒芝麻大小的缺口出现,同时还伴随着一条极细的裂纹。而这,就是刘炜给虚影造成的唯一伤害。

长剑消失,虚影的身体显现。与之前相比,他的身影只不过是稍微模糊了一些,仅此而已!

“唉,不自量力!”

看着那宛如死尸一般躺在海面上的刘炜,虚影摇了摇头再次说了一句之前说过的评价之语,然后便是朝着刘炜猛地一抓。

恐怖的力量瞬间控制了刘炜的身体,同时一道强横的吸引力传来,原本没入到刘炜体内的本命剑胎在这吸力之下蠢蠢欲动,形影在刘炜那近乎透明的体内隐隐浮现而出。

“哼,给我出来!”

似乎对于自己这一下没有将刘炜的本命剑胎剥离出来有些不满,轻哼了一声之后便是猛地用力,顿时一道紫色流光带着一阵悲鸣便是从刘炜体内飞出。而随着本命剑胎从体内飞出,原本就近乎透明的身体简直就快要消失了一般。

“啧啧,真的是一柄绝世神兵啊!”

手握着这与逐月一模一样的本命剑胎,虚影连声赞叹了几声,同时轻轻的在剑身上一弹,原本不断出悲鸣的本命剑胎便是骤然安静了下来。

“给老子过来!”

处理好本命剑胎,一手握着,而另一只手则是朝着刘炜紧握的逐月抓了过去。强横的吸力不是此时的刘炜所能抵挡的,故而只能任凭逐月化为一道紫色流光朝着虚影飞了过去。

“哈哈,真是绝世神兵啊!哈哈,老子证道之基就在此了!”

长剑入手,灵识本能一探,虚影身体骤然僵硬了瞬间之后便是立刻爆了开来,满脸的狂喜。

“哈哈哈,证道之基,证道之……!”

狂笑声中,恐怖的剑意从他体内爆开来,瞬间剑元之海仿佛即将崩溃一般掀起了阵阵滔天巨浪,暗金色的恐怖剑意在一瞬间便笼罩了整个丹田空间,而那身形都快要消失的刘炜则是仿佛没有了丝毫气机一般。

而也就在这时,虚影的狂笑之声戛然而止,那一瞬间,他模糊的脸上充满了茫然,而下一刻,无边的恐惧与骇然便是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啊!这,这是什么?不要!不要……啊!!”

充满了恐惧的叫声响起,此时的虚影再不复之前的从容之色,一脸的扭曲绝望,同时还隐隐的带着几分后悔!

“饶,饶我一缕真灵,放我,放我轮回!!”

绝望的哀求,但是被他握在手中的逐月却是丝毫没有一点反应,从剑体之中涌出的恐怖的吞噬力吞噬着虚影的一切。

不过弹指功夫而已,原本虚影所在的地方便只剩下两柄一模一样的紫色长剑以及一点微弱无比的灵光,而下一刻,两柄长剑裹带着那点灵光化为一道紫色流光没入到了那几乎要彻底消失的刘炜的体内。

“饶……饶我……”

只听见一声若隐若现的绝望惨嚎声,整个丹田空间便是彻底恢复了平静,而刘炜的身体则是缓缓的漂浮起来然后落在了那海眼之上,而那一缕缕深紫色的九天剑元依然不断的飘出。此时,刘炜的身体取代了原本的本命剑胎与逐月,被这看起来不过是一缕雾气,实则却要比一座山还要沉重的九天剑元所笼罩起来。

而在外界,此时的刘炜脸色一阵的苍白,也幸亏那虚影的原因使得刘炜的肉身提高到了如今的一个极限,而此时借助肉身本能便能飞前进。

否则的话,按照现在刘炜的状况,若是停下来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呢!

“噗!”

突然,刘炜的身体猛地一顿,随即一口带着淡淡的暗金色色泽的血液便是从刘炜口中喷了出来,在空中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便是化为一片血雨落了下来。

蕴含着强大的精气的血液,每一滴都化成了宛如水晶一般的事物落了下来,不知道洒落到哪里去了。

而若是有普通人或者是飞禽野兽更或者是草木之物,若是能够炼化这其中任何一颗血珠并且承受的住其中的一丝剑气的话,借助其中庞大的精气便可以迈入修炼之途,这可谓是一步登天,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一口鲜血究竟洒落到了哪里,又不知道是什么能够如此的好运。

一口鲜血喷出,刘炜的身体似乎突然轻松了一些,剑光的度都是快了几分。

而就在刘炜遇险,最为紧要的时候,远在长安城暖玉阁中被一层大茧笼罩的的月疏影却是猛地从修炼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身周的大茧骤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没存在过一般。

强大到极致的力量在体内涌动,在这股力量的支持下,刘炜只感觉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破碎虚空一般。

不过,此时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远处那站着仿佛一柄冲天利剑的虚影,体内奔涌如龙的力量正在他的控制下没入到手中的逐月之中。而随着这庞大的力量的支持,剑身上那一道道简单但却混若天成的纹络悄然亮起了淡淡的紫光。

而另一边,此时的虚影不再如同刚刚的那样懒散,身形挺直犹如长剑,一缕缕凌厉无匹的剑意在他的身周涌动,而下方的那剑元之海则是一道道涟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虽然他身周的剑意并不是太多,甚至气势也没有刘炜的那么足,但是两相一比较就能够感受到虚影身周的剑意明显对于刘炜身周的剑意有着碾压的态势,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柄顶级神剑与一柄普通的精钢长剑之间的差别。

虽然刘炜这柄精钢长剑数量极大,但是对上一柄顶级神剑,哪怕是匕大小的神剑也是有些不堪一击的。

“嘁!”

看到刘炜的变化,尤其是在庞大剑元的注入下宛如一团紫色小太阳一般的逐月,虚影嘴角微微一撇,一丝不屑的嗤声传了出来,同时身体骤然化为一道长四尺三分的暗金色邪异长剑。

以身化剑,以意凝剑!

这是天剑巅峰之境以上的剑修或者说剑仙才能够做到的,即便是此时的虚影仅剩下一缕残魂,但是他所化长剑却犹如实质一般,身周的剑意更是仿佛要撕裂苍宇一般,足可见这虚影生前的修为。

“斩!”

一声冷斥,暗金色长剑骤然消失在原地,而对面的刘炜则是紧紧的握住逐月,然后拼尽全力的一剑朝着自己的正前方斩了下来。

没有残影,没有剑影,甚至连一缕剑气都没有,就如同最为正常的一剑斩落一般。

下一刻,不见任何的波动,没有一丝声音响起,甚至于连下方的剑元之海都没有一丝涟漪泛起,刘炜的身形便是骤然爆退开来,同时不断的深陷入剑元之海中,到的最后,刘炜的身体近乎透明,仿佛一阵风便能吹散一般,甚至于连本命剑胎的形态都能够隐隐看见,可见受创之重。

紧紧的握着逐月的剑柄,此时的刘炜体内已经是没有了一丝余力,甚至于他漂浮在这剑元之海上,磅礴的剑元没入到体内也不见丝毫。但饶是如此,刘炜也没有松开手中的剑。

而在两人碰撞的原地,一柄暗金色的四尺长剑静静的悬浮在剑元之海上,而在暗金色的剑身上,一粒芝麻大小的缺口出现,同时还伴随着一条极细的裂纹。而这,就是刘炜给虚影造成的唯一伤害。

长剑消失,虚影的身体显现。与之前相比,他的身影只不过是稍微模糊了一些,仅此而已!

“唉,不自量力!”

看着那宛如死尸一般躺在海面上的刘炜,虚影摇了摇头再次说了一句之前说过的评价之语,然后便是朝着刘炜猛地一抓。

恐怖的力量瞬间控制了刘炜的身体,同时一道强横的吸引力传来,原本没入到刘炜体内的本命剑胎在这吸力之下蠢蠢欲动,形影在刘炜那近乎透明的体内隐隐浮现而出。

“哼,给我出来!”

似乎对于自己这一下没有将刘炜的本命剑胎剥离出来有些不满,轻哼了一声之后便是猛地用力,顿时一道紫色流光带着一阵悲鸣便是从刘炜体内飞出。而随着本命剑胎从体内飞出,原本就近乎透明的身体简直就快要消失了一般。

“啧啧,真的是一柄绝世神兵啊!”

手握着这与逐月一模一样的本命剑胎,虚影连声赞叹了几声,同时轻轻的在剑身上一弹,原本不断出悲鸣的本命剑胎便是骤然安静了下来。

“给老子过来!”

处理好本命剑胎,一手握着,而另一只手则是朝着刘炜紧握的逐月抓了过去。强横的吸力不是此时的刘炜所能抵挡的,故而只能任凭逐月化为一道紫色流光朝着虚影飞了过去。

“哈哈,真是绝世神兵啊!哈哈,老子证道之基就在此了!”

长剑入手,灵识本能一探,虚影身体骤然僵硬了瞬间之后便是立刻爆了开来,满脸的狂喜。

“哈哈哈,证道之基,证道之……!”

狂笑声中,恐怖的剑意从他体内爆开来,瞬间剑元之海仿佛即将崩溃一般掀起了阵阵滔天巨浪,暗金色的恐怖剑意在一瞬间便笼罩了整个丹田空间,而那身形都快要消失的刘炜则是仿佛没有了丝毫气机一般。

而也就在这时,虚影的狂笑之声戛然而止,那一瞬间,他模糊的脸上充满了茫然,而下一刻,无边的恐惧与骇然便是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啊!这,这是什么?不要!不要……啊!!”

充满了恐惧的叫声响起,此时的虚影再不复之前的从容之色,一脸的扭曲绝望,同时还隐隐的带着几分后悔!

“饶,饶我一缕真灵,放我,放我轮回!!”

绝望的哀求,但是被他握在手中的逐月却是丝毫没有一点反应,从剑体之中涌出的恐怖的吞噬力吞噬着虚影的一切。

不过弹指功夫而已,原本虚影所在的地方便只剩下两柄一模一样的紫色长剑以及一点微弱无比的灵光,而下一刻,两柄长剑裹带着那点灵光化为一道紫色流光没入到了那几乎要彻底消失的刘炜的体内。

“饶……饶我……”

只听见一声若隐若现的绝望惨嚎声,整个丹田空间便是彻底恢复了平静,而刘炜的身体则是缓缓的漂浮起来然后落在了那海眼之上,而那一缕缕深紫色的九天剑元依然不断的飘出。此时,刘炜的身体取代了原本的本命剑胎与逐月,被这看起来不过是一缕雾气,实则却要比一座山还要沉重的九天剑元所笼罩起来。

而在外界,此时的刘炜脸色一阵的苍白,也幸亏那虚影的原因使得刘炜的肉身提高到了如今的一个极限,而此时借助肉身本能便能飞前进。

否则的话,按照现在刘炜的状况,若是停下来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呢!

“噗!”

突然,刘炜的身体猛地一顿,随即一口带着淡淡的暗金色色泽的血液便是从刘炜口中喷了出来,在空中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便是化为一片血雨落了下来。

蕴含着强大的精气的血液,每一滴都化成了宛如水晶一般的事物落了下来,不知道洒落到哪里去了。

而若是有普通人或者是飞禽野兽更或者是草木之物,若是能够炼化这其中任何一颗血珠并且承受的住其中的一丝剑气的话,借助其中庞大的精气便可以迈入修炼之途,这可谓是一步登天,只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一口鲜血究竟洒落到了哪里,又不知道是什么能够如此的好运。

一口鲜血喷出,刘炜的身体似乎突然轻松了一些,剑光的度都是快了几分。

而就在刘炜遇险,最为紧要的时候,远在长安城暖玉阁中被一层大茧笼罩的的月疏影却是猛地从修炼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身周的大茧骤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没存在过一般。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