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宋北云 > 616、四年9月16日 晴 虎口脱险者北云
听书 - 宋北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616、四年9月16日 晴 虎口脱险者北云

宋北云 | 作者:伴读小牧童| 2021-01-17 11:4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找!便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金郎大发雷霆,时至如今宋北云已经在这地方丢了有十个时辰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要说已经出城?断然不可能,别说是一个大活人了,现在就是一只鸡都别想偷摸着被人带出城去,可谓是严防死守。

城中更是挨家挨户的搜查了许久,不存在说哪里能藏人的,但如今他就恩是丢了,无声无息的丢了……

这别说是让宋国皇帝知道了,就算是让他们辽国的皇帝知道,恐怕都要有一批人死无全尸。

就如宋北云说的,那可是宋北云!得之便是天下唾手可得的宋北云,这是千金都换不来的宝贝。是宋国皇帝肯交出法外之权的宋北云、是辽皇皇帝不惜委身与之的宋北云。

他丢了!他现在丢了!!!

金郎知道以宋北云稳扎稳打的性子,他定然不会开这种玩笑,而如今这事无非就是两个可能,一个是他被某国的刺客给暗杀了,现在尸体也许埋在某个菜园子中也许扔在某口枯井中。一个是他被人掳走了。

不管是哪一个结果,都不是金郎能够承担的,也不是辽国能够承担的……

“喝喝喝,喝去个死哟!”

金郎给了自己一巴掌,懊恼的坐在那里。若是昨天不去邀请宋北云赏月饮酒,今日也不会落到这个结果,也恨自己没有细细安排,以为说如今城中已无事,便能稍作轻松。

恨啊!恨啊!!!

而就在满城继续疯狂翻找宋北云时,他如今正在啃着一张老饼,胸口有一把匕首顶在那,一点都不给他机会。

“女侠,你手真秀气。”小宋一边吃饼一边说:“哎哟哟,你看这小月牙,定然是那早睡早起的人儿。”

“闭嘴,吃饼都堵不住你的嘴?”

小宋清了清嗓子:“对了,女侠。我曾钻研学习过麻衣神相,精通摸骨算命、看手相、看面相、点痣、刮痧,样样精通。要不要我给女侠……”

他说到一半,匕首已经怼到了他的嘴上,他只好收声……

这个逼,怎么冷热不进呢?这不合常理啊,想来自己也没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嘛,她怎么对自己防备这么深?想当初,自己还没说这么多话呢,就已经吸上了金铃儿的那个东西了,如今却连个手相都看不到?

难不成自己已经开始年老色衰了?

小宋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中,仿佛从人格上受到了侮辱。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是,女侠。我问你个事,为何你对我防备这么深,你这匕首从头开始就顶在我身上,你累不累?”

小宋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但这个绑匪却始终没有松懈半分,全程都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匕首,只要宋北云有任何异动就噗嗤一声戳进去。

罢了罢了……

小宋认命一般的靠在那拿起葫芦灌了一大口水又吃了口饼。

“今日入夜,我便带你出城。”

“我不推荐这么干。”小宋侧耳倾听起来:“你最好现在放了我,否则你会死。”

“大言不惭。”

而小宋沉默了一阵,放下了饼:“我吃饱了,你捆我吧。”

他的打算很简单,就在这人绑他的时候,突然暴起以寸劲爆发一拳毙命!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孙子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先用麻袋套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用蒙汗药捂自己的鼻子。

他娘的……大意了。

小宋失去意识之前最后想到的就是这个。

而等他醒来时,他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只剩车轮滚滚的声音,外头隐约可听见嘈杂,其中还夹杂着士兵骂骂咧咧的声音。如果没有意外,这是他在被人转运出城了,而如果一旦出城,那真的就是生死未卜了……

他的心开始悬了起来,生怕这帮卫兵偷懒不仔细查探,但现在他全身都被绑住,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而且这箱子里只有一个气孔,闷热难当,他觉得自己可能都有些脱水了,完全使不上劲儿。

如果真的要这么把他送走,他可能会死在路上……

“停下!”

前头辽国士兵叫停了这辆车子并走上前动手搜查,而就在宋北云满怀期待感觉这口箱子要被打开时,外头突然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说里头装的是先人迁坟的骸骨,见不得日月光,还请军爷通融。

“不会吧不会吧……这么老土的理由不会真有人信吧?”

而下一刻,他听到了钱串子的声音,当时那么一下他的心里真的是咯噔一声,暗道二十声完了完了完了。

果然没多一会儿,驴车就继续启动起来,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全身的力气已经散去,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

可偏偏就在这绝望之时,突然后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前方所有车辆全部停下。”

“是韩姬!”小宋热切的希望一下子重新被点燃了:“得救了!”

果然,佛宝奴的女官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赶到了,她带着亲卫拦在了城门口,开始重新对过往的车辆进行检查。

随着她声音的临近,小宋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脚步声开始散乱起来,似乎是悄无声息的跑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头顶的盒子吱嘎一声被打开,接着就是亲卫的惊呼声。

接着韩姬快步走来,看到箱子里的宋北云,她当时就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但好歹是佛宝奴的贴身女官,她强行镇定之后,伸手去探宋北云的鼻息,但手还没到,就看到宋北云的眼睛斜着过来盯上了她。

“快来人!”

亲卫呼呼啦啦的冲了上来将宋北云从这箱子里解救了出来,他一被松开,当时就一个站立不稳往前栽倒而去,幸得平时被自己欺负的不成人样的女官连忙搀扶,才没让他倒头而下。

“杀。”小宋抬起手指向之前的守门士兵:“全部杀掉!”

亲卫不废话,亲卫都是铁军,这个情况都不用问,上去噗噗就将之前那些守军杀翻在地。

而在韩姬搀扶下的宋北云用虚弱的声音说:“封城!查!给我查!”

随着一声令下,城门吱嘎着就封闭了起来,接着所有辽皇亲卫倾巢而出,开始顺藤摸瓜起来。

而小宋回到住所,先是睡了一觉,然后吃了一大碗肉粥,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他坐在床榻边,看着跪在面前的韩姬。

“不怪你,怪我掉以轻心了。”小宋一挥手:“要不是你尽职尽责,我特么现在八成死路上了。”

“是卑职守护不周。”

“少跟我说这些废话。”小宋眯起眼睛,眼神里全是杀气:“我给你画一张图,你们按图给我抓人!抓不到我唯你是问!”

“卑职明白。”

很快,那女匪的通缉令便悬挂于城中各处,但经过好几日的周旋,却只抓到了那个赶车的老汉还有几个负责接应的人,那个匪首却不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你是说那人自称是金国人?”

“嗯。”宋北云坐在凉亭之中与金郎对坐,他的脸色阴霾,表情凶狠:“狗胆包天!”

“金国人混在此处,而且是个女子。”

“十七八岁的样子,警惕性极高。”小宋轻轻敲着桌子:“临阵绑票主帅,这传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南院大王金郎侧过头不说话,他的使命就是帮助宋北云打这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如今要是仗打赢了,主帅丢了,就算佛宝奴不杀他,他也得在宋帝面前自尽保全名节。

而这时外头的韩姬匆匆走了进来,单膝跪在宋北云和金郎面前:“王爷,宋大人。已有那匪首之信。”

“说。”

“据埋伏在此地的金国探子供述,匪首为金国边军大将完颜那个啥之女。”

“完颜哪个啥?”

“那个啥。”

“啥啊!”

韩姬点头:“嗯。”

宋北云:“???”

“完颜那格撒。”金郎补充道:“他们完颜家的第九子,将辽国赶入关的人,是辽国的生死之敌。”

小宋当然认识这个人,于是他看向韩姬:“小韩啊,你说话口音有点重。”

韩姬沉默一阵:“嗯……”

“行吧。”小宋活动了一下脖子:“接下来是私人恩怨了。”

小宋起身走到鸽笼里取出一只纯血的鸽子:“我是不是承诺过不首先使用绑架暗杀等等?”

“是。”

“那他们现在是不是先绑的我?”

“是。”韩姬点头,看到宋北云的样子,她突然间就感觉有些兴奋了:“宋大人的意思是?”

“真当老子的人是摆设吗?”小宋将手里的杯子捏碎扔在地上,恶狠狠的说道:“老子要那个啥的头!”

小宋从不留仇到过年,什么狗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放狗屁!

“三十日内,我要看到完颜那格撒父女二人的狗头摆在我桌上。”小宋放掉信鸽之后,转身对金郎说道:“还得用石灰给我泡好!老子要给他俩滴琥珀。”

“这……会不死不休吧?”

“金郎啊,我可是差点死在他们手上。”小宋捏紧拳头说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说好私人恩怨,我有自己的法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