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团宠真千金每天都轰动京城 > 第十七章 不速之客
听书 - 团宠真千金每天都轰动京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七章 不速之客

团宠真千金每天都轰动京城 | 作者:恰恰亮|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荣景庭静静听着言蓁蓁的埋怨,好脾气的道:“京城确实有许多好玩的,好吃的,待三师兄忙过这一阵,一定带你好好玩一玩,这总可行?”

“当真?”言蓁蓁盯着荣景庭俊逸清冷的面庞,不懈的追问:“不是哄我?”

荣景庭颔首,好看的眉眼里是一丝温柔:“当真,不是哄你!”

言蓁蓁撑着下巴坐到荣景庭对面,仍旧是鼓着腮帮子:“这家里除了我那个便宜娘亲对我还算是温柔,其余的人,都当我是眼中钉,我还是喜欢乾坤派!”

今晚言嘉嘉被五皇子送回来后,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看着他们一家人浓情蜜意,心里着实不舒服。

荣景庭屈指在言蓁蓁额头轻轻弹了一个爆栗:“你忘记三师兄在京城还有要事必须办了吗?”

“哎哟,三师兄,别打了,再打傻了,嫁不掉怪你哦!”言蓁蓁捂住额头,抽了一口冷气:“我记得,记得还不行?三师兄的娘亲中毒了,你要回来给她找解药。还要找出给她下毒的家族不肖子孙。没错吧?”

听到言蓁蓁说到母亲中毒一事,荣景庭浑身寒意骤盛,语气森冷了几分:“这件事,与我非常重要。”

“我懂!谁家有几个不肖子孙,都不能高枕无忧。尤其是你那样兄弟众多的家里。你看我家里,一个言清,除我之外还有三个同宗姊妹。每天闹腾的跟搭了无数戏台子似得。”言蓁蓁正色道:“你安心办事,言家,我还能应付。”

一想到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唱多久的大戏,她微微皱眉,叹了口气。

勾心斗角,真不是她所喜欢的。

看到言蓁蓁峨眉轻锁,荣景庭神色缓和下来,抬手捏住言蓁蓁鼓起的腮帮子,只轻轻一捏,便放开了手,昔日在门派里,他们五个师兄弟与小师妹关系最是亲厚,这也是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我家里的事情,我自能处置,只是需要一些时日。倒是你这边,我不太放心。老太师算是我的师祖,他对你也是如其他人一般?”

“老太师他还好吧,不偏不颇,挺公正的,就是我那个便宜爹,总是一口一个孽女的喊我,如果他不是我爹,我早就一鞭子抽过去了。”不提便宜的还好,一提便宜爹,言蓁蓁的脑袋都垂了下去:“本来回到生父生母身边,我还小小的激动了一回。以为……”

言蓁蓁言语里遮掩不住的失落,令荣景庭俊颜顿时寒了几分,他没料到小师妹在言家居然如此憋屈:“言伯和就这么心疼那个言嘉嘉?”

言蓁蓁点点头:“还不只是他呢。”

在言蓁蓁看不到的地方,荣景庭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了拳,他面上依旧是淡雅温和的笑:“小师妹,我此次来,可不只是为了大黄事情来安慰你几句。”

言蓁蓁一脸生无可恋模样:“反正不是来接我回乾坤派的,你说吧,我听着呢。”

“不是不提会乾坤派吗?这才刚刚说完。”荣景庭想再捏捏言蓁蓁的脸,他的手伸了一半便缩了回来:“暂时是不会接你回去的。”

“我就知道。”言蓁蓁拖过放在榻上的锦被当成言嘉嘉一般,狠狠砸几拳,遂吐出一口郁气:“又不是来接我走的,又没有正经事情,你赶紧忙你的大事去吧,我是生是死与你何干?”

“不过是受了点委屈,怎地扯上要死要活了?这要是叫你几个师兄们看到,还不得笑话你?”荣景庭忽地轻笑出声,无奈的摇摇头,小师妹还是从前的小师妹,偶尔的撒娇耍赖,也是可爱,他望着言蓁蓁的目光忽地温柔了几分,带着点宠溺。

“要你管?”言蓁蓁把头往锦被里一蒙,胡乱道:“你走——”

实际上,她心里一点也不想叫三师兄走!

她的师兄们都在京城,她现在就是回了乾坤派,也看不到他们。

荣景庭知晓言蓁蓁口不应心,他轻轻扯了扯蒙住言蓁蓁脑袋的锦被,道:“言家主要有三房,分支若干,言伯和这一房乃是大房。”

“这三房里,大房自不必说,其余几房和言家分支都并非良善之辈。你待在这情形复杂的大家族里,自己多加小心。你记好我的话,老太师是你可信可靠之人,这整个言家,也只有他有能力成为你的靠山,护你周全。”

言蓁蓁蒙头不语。

荣景庭起身道:“你好自珍重,我先走了。”

闻言,言蓁蓁猛地坐起来:“三师兄,谁许你走了?我不许你走,我——”

说完,言蓁蓁也知道不可能。

他们孤男寡女所处一室,本来就是颇多非议。

荣景庭又是一身夜行衣而来。

若是被言家的人发现,诬他是图谋不轨之徒,那她缠着三师兄留下,岂不是害了三师兄?

“多坐一会,就一会。”言蓁蓁伸手攥住荣景庭黑衣一角,满眼不舍:“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见。”

“小赖皮。”荣景庭刮了一下言蓁蓁的鼻子,忍不住宠溺的道:“你明明听见了。”

言蓁蓁长长的叹口气,垂下眉眼:“我就是没听到。”

荣景庭正欲伸手摸摸言蓁蓁的脑袋,他忽地沉声道:“噤声!有人过来了!”

言蓁蓁欢喜道:“我要去看看,是不是哪个师兄也来探我?”

“不是!”荣景庭按住言蓁蓁,他探身上前,噗的一口吹熄火烛。

言蓁蓁摸出匕首握在掌中,与荣景庭并肩站在黑暗里,一阵淅淅索索拨弄门栓的声音。

门栓被人用小刀一点点的拨弄着。

“堂堂的太师府,居然夜里也有溜门撬锁的贼子?”言蓁蓁凑近荣景庭耳边耳语道:“我去把他捉来。”

耳畔是言蓁蓁口中呼出的热气,荣景庭的眸光在暗夜里微微闪烁,他不露痕迹,稍稍退开半分:“稍安勿躁,我自有分晓。”

片刻之后,门栓被拨弄开。

一道鬼祟身影蹑手蹑脚摸了进来。

竟是往言蓁蓁的卧房摸来。

言蓁蓁握紧匕首刚要上前,荣景庭的动作更快,他身形一动,立时将人擒在手里:“说,什么人派你来的!”

那人闷哼一声:“三小姐约我来的。”

这分明是胡说八道,言蓁蓁大怒:“我连你是圆是扁都不识得,我约你?三师兄,你抓住他,我点亮灯看看这厮到底是什么货色!”

黑暗里,荣景庭满脸冷厉和杀意,捏着贼子命门的手,几乎要用力捏下去,要了这厮小命,想了想,他忽地冷笑一声:“又有人来了,小师妹,此人我先带走。来的那些人,你自打发。”

“能打发是能打发。”言蓁蓁心中万分不舍荣景庭,却也知道荣景庭和这个贼子不能被人堵在卧房里:“好好审审,末了把口供给我!我也想知道,哪个三小姐不长眼约个贼子夜会。”

荣景庭提着那人,转瞬便消失在屋顶。

一阵脚步声和人声由远及近:“我看到了!”

“贼子进了松鹤院!”

“一定别叫他跑了!”

“那身形是个男人,我断不会看错!”

言蓁蓁的目光从空无一人的屋顶收回,这一夜真是不叫人安生。刚刚看过他们一家四口亲密无间,现在又来跟她玩捉贼大戏:“这太师府是戏台子吗?没完没了了?”

她最不喜欢这勾心斗角。

但是她也不怕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