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381章 预兆着今天自己一整天都会心情不佳?(求订阅求票票求打赏)
听书 - 大唐第一世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381章 预兆着今天自己一整天都会心情不佳?(求订阅求票票求打赏)

大唐第一世家 | 作者:晴了|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咦,大哥你要不说,我还真不觉得,现在这么一比较,还真觉得有些像。”

老二程处亮也对比了几眼之后,没来由的觉得之前被亲爹暴揍的屁股隐隐生疼。

“特别像爹发……嗯,像爹在战场上厮杀,大发神威时的模样。”

“难怪,老阎说我老程威风凛凛,若能入画,可比天上神将降世。”程咬金一乐,美滋滋地。

“孩儿们,今日咱们老程家接连得了两件宝贝,来人,还不快快上酒上菜。”

“今是没有外人,咱们一家老少,好好的喝他一顿庆祝庆祝。”

程处弼听着这样的台词,顿时有一种西游记乱入的错觉。当然,肯定只是错觉。

难怪,那造型有些变异,但还是能看出是大斧头的武器,嗯,看来没错了。

只是那六个小点的排列在主要人物四周,这是嘛意思,寓意着老程家的六个娃?

亲爹的形象,居然也能够落在阎艺术家的笔下,这可是件相当光荣的事。

就在老程家因为得了两件好宝贝,一家老小欢天喜地地开家宴吃酒吃肉的同一时间。

阎立本阎大师犹自在画室内奋笔疾书,案几上,居然是一幅几乎与他送给程咬金的那幅一模一样。

足以得见这位爵部郎中阎立本的画功之深厚,记忆力之超群。

只是他在作画之时,嗯,双目圆瞪,鼓着腮帮黑着脸,一副要择人而噬的表情。

“老爷夜深了,您怎么还在操劳,快些歇息吧……”

就在这个时候,阎立本的妻子,神情有些憔悴的温氏缓步走入了画室。

当目光落在了那幅阎立本堪堪收笔的画上,瞬间一惊。

“哎呀……老爷您画的这是什么,好生吓人。”

阎立本搁下了笔,活动着已经酸胀的手腕笑了起来。

“夫人是不是觉得,这神将面目狰狞,凶光毕露,似乎要择人而噬?”

“老爷你这大半夜的,画这样的恶人这是做甚?”

温氏赶紧靠到了阎立本的身边?似乎有些不太敢看那幅画。

阎立本一想到白天的遭遇?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颓唐的气息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今日某个恶人,给了为夫灵感?这就是按照他的模样画的。”

“娘子这些日子睡眠不佳?老疑心室外有动静,正好?拿此恶人贴在后院门上。

能不能避邪不好说,若是有宵小敢来?定能将宵小吓个半死不可。”

“这?这能行吗?”温氏不禁有些懵,夫君这是咋了,说话都咬牙切齿的,不复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当然能行?夫人稍待?为夫还有一件小事还没处理。”

正想要收拾工具,突然看到了摆在一旁的那幅麻子脸画像,阎立本就像是看到了路边热气腾腾的一坨。

然后,满脸嫌弃地翘起手指,将那幅麻子脸人物画给拿了起来?在蜡烛上点燃。

温氏吃惊地看着夫君。“夫君,您这是……”

“没什么?就是有些东西看着实在是让老夫生厌,得烧了?才能心安。”

烧掉那幅让他闹心的玩意,打量着这即将成为阎府内院镇鬼僻邪的画作?阎立本阴测测一笑。

程老匹夫?老夫这把老骨头虽然不能以力服人?那又如何?

正所谓你有宣花大斧,我亦有刀笔锋芒。

就让你的画像整宿整宿的替我阎府内院守夜,也算让老夫能出口恶气。

嗯,这辈子老夫打死也不会再给姓程的人作画,下辈子也不可能。

#####

程处弼与孙袁二位道长,再一次来到了翼国公府,翼国公府大管家秦大力当先开路。

领着三人去搭建手术室的地方溜达了一圈,不但手术室已经搭建完毕。

便是医疗消毒所需要的生石灰,也备下了不少。

程处弼很满意,孙袁二位道长作为陪同者倒是没啥意见,这些日子,与程处弼的交流。

倒也让他们了解了不少关于手术的各种事项,让二位道长觉得新奇之余,也份外期待。

孙思邈却注意到了身边的秦大力好几次欲言又止。

“秦管家,翼国公要动手术了,为何你如此忧心忡忡?还是对处弼贤侄没有信心?”

秦大力迎着三人疑惑的目光,犹豫半天,突然一下子拜倒在地。

“???”程处弼一脸懵逼,两位道长也好不到哪儿。

“秦管家你这是做甚?”

“程公子,若是我家老爷说他不想做手术,绝非不是不信任程公子的医术。”

程处弼的脸色沉了下来。“管家你这话何意?”

这特么怎么回事,不都已经说得好好的,万事俱备,只待开工。这又是闹什么妖蛾子。

秦十力心中一横,正要开口。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一回头,正是秦琼快步而来。

看着这位本该与父亲程咬金一般威武雄壮,而今,却已经被那几根箭镞折磨得都只剩下了一把骨头的秦伯伯。

程处弼赶紧上前一礼。“小侄见过伯伯,小侄……”

“贤侄……实在不好意思。”秦琼走到了程处弼跟前,扶了扶程处弼,这才面带惭色地道。

“对不住你,为了老夫的病,你做了那么多,没想到老夫,居然也会有如此怂包的一天……”

“老夫想明白了,生死由命,能这么活着,至少能活着,其实,其实……也不错。”

说到最后这句话时,秦琼两眼泛红,几乎梗住无法出声。

而那秦大力趴在地上,大声地嚎啕起来。“老爷,您何必这样,您可是向来不畏生死的盖世豪杰……”

“住口!”秦琼深吸了一口气,枯槁的面容冷了下来。“再胡言乱语,滚出秦府。”

“贤侄,二位道长……恕秦某不送。秦某这便会向陛下请罪,请陛下恕秦某怯懦……”

言罢,秦琼不再多留,满脸歉然之色地朝着目瞪口呆的程处弼和两位道长一礼之后,便匆匆离开。

看着秦琼明明很宽大的骨架背影,偏生给人一种老树将朽的凋零凄凉感受。

“到底是怎么回事?”程处弼忍不住冲秦大力喝问道。

秦大力虎目含泪,看着秦琼那虚浮的脚步,嘴唇都咬出了血,偏偏不敢开口一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