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根在东方 > 第145章 待月西厢
听书 - 根在东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45章 待月西厢

根在东方 | 作者:砚五|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柳义章径直来到慕烟的宿舍,宿舍的门紧锁着,史璎恰好从柳义章身旁路过,她一眼就认出了柳义章,她赶紧凑上前,热情地问道,“柳连长,你找柳院长吗?”

天色昏暗,柳义章一时没认出史璎,只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卫生员跟自己说话,像认识自己的样子,他点点头,礼貌地回应道,“你好,我是来看望柳院长的。”

史璎莞尔一笑,“柳连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你没认出我吗?”说着大方地向柳义章眼前又凑了凑,仰着脸甜甜地看着柳义章,柳义章仔细一看,想起来了,是王鹏的新女友,名字不记得了,他红着脸说,“你是哪......”

史璎见柳义章一副憨实不知所措的样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柳连长,认出我来了,忘了我的名字,是吧?我叫史璎,你曾经还推搡过我呢。”柳义章记得当时自己怒气冲冲地找王鹏算账时,确实推搡过她,史璎一点也没表现出尴尬的样子,她大方地说道,“柳连长,你不必介怀。我现在和柳院长已经和好如初了,你妹妹卫稷还和我住一个宿舍呢。”

柳义章听了,微笑着说,“史璎同志,以前冲动鲁莽,多有得罪,你说卫稷跟你住一块,她人呢?”柳义章说着朝史璎来的那个方向张望。

史璎拨拉了一下柳义章的胳膊,笑地说,“柳连长,不用看了,这些天你是见不到卫稷的,她到前线的坑道里抢救伤员去了,至少还要两三天才能撤换下来。”

柳义章一下子失望了,史璎见状,以为他担心卫稷的安全,就温柔地安慰道,“柳连长,你不用担心卫稷的安全,我也是刚从前线撤换回来,卫生员又不用打仗,在坑道里给伤员做简单的包扎。没事的,你放宽心就是。你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喊柳院长来见你。”说着又朝柳义章嫣然一笑,回头跑开了。

夜色里,柳义章见慕烟一路小跑向自己跑来,也不管周围人来人往,一头就扑进了柳义章的怀里,柳义章揽着慕烟的肩膀,小声地说,“姑姑,先打开门吧。”慕烟拿出钥匙双手哆嗦着去开锁,柳义章见慕烟激动地浑身颤栗,他接过钥匙把门打开,搂着慕烟进了宿舍。

柳义章后背依靠着宿舍的门,环搂着慕烟的腰。

慕烟双手勾住柳义章的脖子与柳义章激吻起来,柳义章的激情旋即被调动了起来,他一只手紧搂着慕烟的腰,一只手在慕烟的身上游走,慕烟吞吃着柳义章的嘴唇,嘴里发出嗯嗯的娇|喘,柳义章的手摸到了慕烟的后背,隔着医护服清晰地摸到了慕烟内衣的纽扣,他不禁想起慕烟第一次调戏自己的情景,他抱起慕烟向床边移动,慕烟这才开口说第一句话,“傻侄,把门闩插上。”

柳义章放开慕烟,摸索着把门闩插上。

洞内漆黑一片,只听见慕烟柔声地喊道,“傻侄,我在这儿呢,来抓我呀。”柳义章小心翼翼地挪动到床前,伸手触摸到了坐在床沿上的慕烟,一只手拢着慕烟的头发......

一番巫山云雨,柳义章大汗淋漓,慕烟也是香汗涔涔,床上地下到处是乱七八糟的衣服,柳义章搂着慕烟缱绻在被窝里,激情过后归于平淡。

慕烟把头靠在柳义章的肩头上,一只手搭在柳义章的胸膛上,娇嗔地说,“傻侄,几个月不见,像要吃了我一般。”柳义章也不说话,用手轻轻捏了一下慕烟的脸。

“傻侄,没见到卫稷,是不是很失望?”

“那个叫史璎的跟你和好了?”柳义章答非所问。

“史璎这小妮子,心眼多着呢,我从南京返回野战医院那天,她当着众人的面抱着我失声痛哭,好像她受了天大的冤屈,到我宿舍后就给我跪下了,说自己开始并不知道王鹏和我是恋人,其实我心里早就不生她的气了,甚至对她还抱有小小的感激,是她成功地把王鹏从我身边抢走,才让我有机会追求你,史璎的本质并不坏,就是虚荣心太强,一心想着出人头地,她对卫稷非常照顾,俩人不仅住一个宿舍,现在好的无话不说,我也不好意思跟卫稷说过去的事,就由她俩去吧。”

“那王鹏现在跟她咋样?”

“史璎大方地跟我承认她很喜欢王鹏,王鹏也很喜欢她,还说什么感谢我成全了她俩,说王鹏从来没怪过我和你,特别对你,史璎说虽然你揍过王鹏,但他并不记恨你,还说你是他的救命恩人,总之,史璎说的天花乱坠。”

“慕烟,你知道王鹏还有个妹妹吗?”

“当然知道了,他妹妹叫王芳。我在胶东军区工作的时候经常见到她,那时候王芳只有十几岁,就出落的非常水灵,军区的领导都夸她聪敏漂亮,王鹏和张浩都很宠着她,王鹏给我写情书,好几次都是通过她转交给我的,自从我到上海读书后就再也没见过她,现在应该和你差不多大,不到二十岁,傻侄,你咋突然问起她来了?你见过她?”

“那倒没有,我无意间听到一个秘密,说她嫁给了兵团副司令董铮。”

“什么?董铮可是要比王芳要大近二十岁呢。”慕烟觉着难以置信。

“慕烟,你也认识董铮?”

“认识,他跟张浩是前后脚调到胶东军区的,听说张浩在胶东站稳脚跟后立即把董铮从江南游击队要了过来,由江南游击队某支队的副司令升任胶东军区沂水纵队的司令员。他跟张浩的私人关系非常之好,有师生之谊,这么一想,他娶王芳也就顺理成章了,张浩对他的仕途帮助很大。”

“对了,慕烟,说起仕途,我突然想起一件很蹊跷的事,前段时间,兵团政治部主任李少鹏向吴祥森建议,提拔我为四零二团的团长,吴祥森在这件事上很谨慎,就征求我的意见,我没有同意。吴祥森跟我透露可能有人在三野首长哪儿活动了,我思前想后,咱老柳家除了你在南京,没有第二个人,但这种事又不方便写信问你。慕烟,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慕烟沉默了片刻,笑着说,“傻侄,我就是一个外科医生,哪有这本事呢?”柳义章听得出慕烟没说实话,他亲了慕烟一口,真诚地说,“慕烟,我知道你是想帮我,才这样做的。但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是非常担心的。”

“傻侄,你担心我什么?”

“仕途升迁这种大事,可不是送两瓶好酒就能解决的,这么大的人情,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回报人家的帮忙?”

“讨厌,你是拐着弯说我卖身呢,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傻侄!”慕烟低下头就在柳义章的胸膛上咬了几口,柳义章被咬得怪痒痒的,他赶紧告饶,“慕烟,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把话说完。”慕烟撒娇地轻咬着柳义章,心里却倍感温暖,她知道柳义章因为深爱自己,才会说出这些话。

“好,你不是那个意思,那是啥意思?”

柳义章抚弄着慕烟的秀发,小声但坚定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柳义章是堂堂的七尺男儿,路要靠自己去闯,不要说靠女人了,就是父母我也不想依靠,靠天靠地靠祖上,不算是好汉!”

“义章,帮你晋升的事确实是我运作的。但你放心,这点小事不可能让你的慕烟到了屈膝求人的地步,你太年轻,不知道官场上的那些明里暗里的规则,但这件事运作后我就后悔了,虽然我对军队上的事从来不闻不问,但我意识到你突然平步青云,会引起很多人的猜忌,因为你我的真实关系不可能公开化,姑侄关系和夫妻关系对仕途的影响有着天壤之别,这就是在我们中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政治夫妻或者叫政治联姻,咱俩有夫妻之实却无夫妻之名,所以后来,他们反馈给我吴祥森的意见时,我立即表示同意,没有进一步运作下去,这一点我从心底感谢吴祥森,他是真心欣赏和爱护你的,我回野战医院的这几天,你们七十七军好几个受伤的团长都是由我给动的手术,他们都知道你揍过王鹏,也知道我和你的姑侄关系,我发现你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战神般地存在,说你在种子山打得美国佬屁滚尿流,为牧鹿原阻击战立下不世之功......”

柳义章越听越害怕,心想万一那个团长把自己和吴雨桐的关系捅了出来,慕烟岂不万念俱灰?不行,我得主动向慕烟交代,免得节外生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