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策江山:嫡若惊鸿 > 第607章 关于会不会踹下床
听书 - 策江山:嫡若惊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07章 关于会不会踹下床

策江山:嫡若惊鸿 | 作者:懒猫布丁|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夜深降下露珠,周围浮起一层薄雾,天空成了雾霾色,在星光的陪衬下,有些灰蒙蒙。

吃新节的热闹还在继续,时不时会听到一阵欢笑声,不过这一条路,黑暗幽静,好像隔绝了所有的喧闹。

容若看了看旁边比肩的男人,抿唇道:“你都看到了?”

慕北辰眼眸稍偏了点,“没有,不过大概知道。”

容若心里叹口气,看到慕北辰扫过来的眸色,凉薄淡然,氤氲着一点薄雾,好像整个人都有些入仙,只是眉角凛然,勾着月色冷光,好像总带着几分讥诮,她撇嘴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我蠢。”

晚上的风被雾侵染,空气里多了许多的湿气,两人的眉头和睫毛都沾染上,成为圆润水珠,慕北辰忽然抬手,在容若不解的目光下,手指一弹,挥开了容若发上一点水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容若眼眸略低了,以为慕北辰的手要拿开,结果他干脆就往下移,放在她眼睑边,摩挲了两下,仿佛在玩弄睫毛上迟迟未落的水珠,那晶莹的色彩挂在乌黑的长睫上,欲落不落。

“人心复杂,你永远不要期望以己之心换彼心。”慕北辰的声音在月色薄雾中,凉如冬日初雪,浇在容若心里,却陡然生出一点怪异的暖意。

容若惊讶的抬起头,他是在安慰自己?用这么别扭的说话方式?

慕北辰微微用力,长睫的水珠终于安奈不住,悄悄滑落,那点凉从眼角划下,流过容若半边脸,也不知是因为易容面具的关系,还是其他,她总感觉有点麻麻的,微漾。

慕北辰倾身,靠过去一点,两人几乎是贴着脸,额头相抵,“容若,不要轻易相信谁。”人是这世上最复杂的动物,善恶皆在一念之间。

容若勾了勾嘴角,习惯性的反问道:“包括你吗,王爷大人。”

慕北辰手掌平放在容若的脸上,几乎把她半张脸都盖住了,他的呼吸喷洒出来,两个人之间就缠绕起暧昧的气息,暖的,令人沉醉的,“你以为?”

“我想保持距离是对的……”容若抿唇,想要往后退,脚跟贴住了墙角,眼皮子垂落,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跟他说:“……任何人之间。”

……

容若走在路上,摸了摸嘴巴,说话就说话,动什么嘴!

雾气浓了,四周渐渐边的白蒙蒙的,远山贴在天边,也渐渐模糊。

“王爷您老不介意告诉我,你刚才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四个字隐掉,容若眯眼一笑:“大事业吧?”

慕北辰淡淡一眼,仿佛从她的笑容中看透一切,只道:“见了厍可汗。”

容若挑眉道:“你还是出手了,怎么做的,东西到手了没有?”双眸转了一圈,看到慕北辰空空如也的双手,眼角染笑,带着几分戏谑道:“王爷又一次马失前蹄了呀。”

前两次去什刹岛便是一无所获,结果今天又没有,容若不仅怀疑,“看来你和南疆水土不服。”

本来已经认定了,结果慕北辰没什么语气的道:“你怎么知道没有所获。”

“嗯?”容若才诧异的转头打量,眼中渐渐生出一点兴趣,“拿到了?是什么东西,给我瞧瞧。”

既然天心不远千里特意托付在这里,并且慎重交代让那犴族妥善保管,加上黑衣人也是奔着这个东西来的,容若就算不是什么绝世珍宝,也差不离。

可是,当两人回到房间内,就着屋中的火光,容若看着慕北辰拿出的手掌大小的物件时,不禁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道:“就是这个东西?”

口气里大有,慕北辰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就拿这玩意儿唬弄我?

慕北辰眉色冷凝,从来都不是开玩笑的人,他把东西放到桌上,曲指撑着额际,另一只手指敲了敲桌面,“如果不是厍可汗说谎,那就没错。”

容若不知道慕北辰用了什么手段,但是他既然出手,那没道理会从厍可汗手里拿个假东西,慕北辰的脑子灵光是一回事,主要还是厍可汗那人太蠢,真话假话一望既知,做不了假。

所以……

“真是这个啊?”容若还有点不可思议,她拿起来摇了两下。

‘咚——咚咚咚——’声音倒是清脆悦耳,问题是,这不就是中原人常玩的拨浪鼓?

容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两个人从花色材料,以及上面的图案研究了好半天,事实证明就是一个拨浪鼓!

“要么真有我们看不出的玄机,要么天心拿这玩意儿糊弄那犴族那位先族长……”容若其实还是认为后者更接近事实,

慕北辰淡瞥她一眼:“你当天心和你一样。”

容若手指头戳着拨浪鼓的杆子,忽然抬头,挤着眼睛道:“要不然我们拆开来?”电视剧里不是都这样演,拆开来里面藏着什么宝藏图,或者武功秘笈这种。

“拆开了,你会装?”慕北辰一句话,瞬间把容若打击的偃旗息鼓。

容若抱臂往后一靠,挑着眉眼道:“那你说怎么办?”

慕北辰没有说,撩了撩眼皮,把东西给收了起来。

已经到了后半夜,容若打了个哈欠,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是怎么忽悠厍可汗的?”

慕北辰回的也干脆:“打了一顿。”

容若:“……”这么直接的么。

眼珠子滚了一圈,眼睛半眯起来,笑的有些像偷腥的猫:“你不会是伪装成黑衣人的模样,然后诈他了吧?”

慕北辰修长的手指拨弄了一下烛火,火光闪烁两下,比之刚才明亮几分,他掐着烛花转过头来,脸上没有表情,不过眼中透出几分理所当然。

容若私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把一件偷偷摸摸的事,做的这么光明正大的人了,“我真是同情那个黑衣人。”不仅被厍可汗那么一根筋的人给骗了一次,还让慕北辰利用一把,不知道若是他了解真相后,会不会气吐血。

只是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对方的来历,一会儿去蓝县寻图,一会儿来这里找东西,到底有何目的。

想不通的容若也不想太多,反正眼前看着和她没关系,虽然无意中破坏了对方接连两次行动,总归算他们倒霉,“厍可汗没发现吧?”

“他很高兴。”慕北辰丢下这么一句,手里的烛花碾碎成灰。

容若睁大眼:“哈?”被打了一顿还高兴,脑子不是有病吧。

睡觉之前,照例两个人挣扎一番,最后某个人直接躺在床上,霸占了小小的单人木板床,容若支着脑袋,看着侧躺的男人,心里冒出无数个问号,作为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脸?

主要问题是……

这还是一个挂着她未婚夫称号的男人!

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自觉?

容若越想越气愤,走过去抬起脚刚想偷偷摸摸的踹一下,却见某个她以为睡着的家伙忽然转过身来,黑眸清然,眸光凌厉,哪有半分困倦模样,“你想做什么?”

“哦呵呵呵,我睡前锻炼锻炼身体……”容若往前的脚往旁边一伸,结果太用力,差点来了个横向的劈叉,揉着大腿坐到旁边,满脸哀怨。

“过来。”慕北辰伸出一只手。

容若抿抿唇,你让我睡地板就睡地板,你现在叫我过去,我偏不动。

一盏茶后,容若缩在小小的单人木板床上,把自己缩成一只虾米,姿势不舒服,忍不住扭了扭,结果一只手臂横空而来,直接给她压住了,容若心口猛的一跳,“你别乱来啊,这里隔音不好。”

那犴族的房子都是木头做的,根本没有什么隔音可言,即便旁边有人晚上走动,也听的一清二楚。

最尴尬的是,前天晚上她一个人在房中炼药,也不知道刮了哪一阵风,飘到她耳边全是嗯嗯啊啊的叫声,听的她一个也算见过世面的‘老司机’面红耳赤。

容若额头骤然被敲了一下,听后面男人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你脑子都在想什么?”

容若:“……”孤男寡女,同床共枕,到底是她想多了还是慕北辰假正经?

实际上说起来也不是两个人第一次一起睡,只是身旁多了个人,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她觊觎着的男人,容若心里总有那么点不淡定。

“慕北辰……”容若搓了搓手,试探着唤一声,虽然没有听到他回话,不过从呼吸就可以判断还没有入睡,“要不然我还是去睡地板吧。”真的太挤了……挤的她都可以听到慕北辰的心跳声,还有整个身体被拢在他的温度下,她真的睡不着啊啊啊啊。

慕北辰微微用力,把她整个人掰过来,容若抿了抿唇:“万一你半夜把我从床上再踢下去。”想到这里,容若怒了,说说看,这是人干的事儿?

慕北辰掐住她的下巴,容若被迫仰起头,两双眼睛对上,容若眼神飘忽开:“对了,木啴啴今晚好像一直在找厍可汗……”

本来只是随便找的话题,结果慕北辰回了句:“找到了。”

“哈?”他是怎么知道的?

慕北辰看着她,瞳仁极黑,好像暗布了一张网,能将人整个吸附进去,“他们现在应该——

交流的很愉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