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医女福妃荣华路 > 第三十二章 嘉余又见探花郎
听书 - 医女福妃荣华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二章 嘉余又见探花郎

医女福妃荣华路 | 作者:橙夏小语|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云儿姐姐平日里要去浆洗房忙活,好多挣一些银两还债。

秦璃是想拿出一些私房钱来,去码头那边的商船上看看,好给云儿姐姐买样儿首饰甚的。

原主只是不愿意把家里有贼的事,给说出去。但是对于墨玉偷过她的东西的事,她还是很清楚的。

正因为如此,原主才会让清荷帮忙保管一把钥匙,而那把钥匙,是能打开一个特殊的木匣子的。

在那个木匣子里,搁放的有好些金元宝,全都是原主悄悄攒下的。

原主曾对清荷说过,“我爹我娘,都对姓付的那个伪君子,太过于信任。我怕他们将来会让那个人,来帮我打理家里的一切。这才想着要自个儿存一些金银,以备不时之需。”

“婢子明白了,小姐,你就放心好了。这把钥匙,婢子定会妥善保管着。”清荷信誓旦旦的道。

“嗯,好。”原来的秦璃甚是感到欣慰,道:

“自个儿存一些金银,无论在何时,都不必低三下四的,去与那个伪君子相商!”

清荷收好钥匙,把那个小木匣子藏在一个大箱子里。只要她们主仆二人不对外人提及,其他人是不会知晓此事的。

卧房里。

秦璃记得的很清楚,今早,她还让清荷,找出那个装金元宝的小木匣子,从里面儿拿了十两金子出来。

是想着用其中的六两金子,去药铺买药材,好给她母亲配制丸药,帮她母亲医治头痛之疾的。

另外的四两金子,就拿去给云儿姐姐买样儿首饰,得买云儿姐姐喜欢的紫晶项链甚的。那样儿,云儿姐姐高兴,她也会感到欢喜。

可又怕买的太贵了,云儿姐姐不肯收。

若是那般,她这个送礼的,也会感到尴尬。

为了自个儿不感到尴尬,秦璃经过慎重的思考之后,才决定,给云儿姐姐买紫晶项链的。

要知道,云儿姐姐的母亲养的鸽子,一共也就只养了五只。送了三只给她炖汤喝,就只留下了两只,给他们那远在皇城的贺昶送信了。

那三只鸽子,于云儿姐姐他们而言,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云儿姐姐和昶儿弟弟就要结婚了,她身为他们的邻居,他们共同的好友,自是要送点贴心的礼物给云儿姐姐的。

正当秦璃在深思之时,耳边传来郭氏的悲凉话语:

“是啊,云儿和昶儿就要成婚了。那孩子在她爹过世之后,在这些年里,跟着她娘,可是没少过苦日子的。”

“但是不管怎样,她们娘儿俩的苦日子,也快到熬到头了。”

秦璃抬眼看向郭氏,很快瞥见了,郭氏双眼里的那抹暗淡与自责。不难猜想的到,郭氏肯定是因为她提到了昶儿弟弟,就想到了她父亲的得意门生,付煜。

那个付煜,虽然被这边的人们,称之为“江南第一才子”。但是他这个比昶儿弟弟,还年长近一岁的窗友,在同昶儿弟弟一起前往皇城,参加科考时,却只考到个第六名。

要知道,嘉余府,自古都是出状元的地儿,堂堂的江南第一才子付煜,去参加殿试,仅得个第六名。

这得多让她父亲秦夫子面上无光?

多给悦禧书院的夫子们丢人啊?

但这些,她父亲都没说过什么。毕竟在她父亲看来,只要付煜品行端正,哪怕就是去考了个第十名,也是无碍的。

原来的秦璃,在听说了付煜没中状元的事后,难免感到不屑。就知道,那人不过就是徒有虚名而已。

可她父亲的好友,林夫子的得意门生,贺昶,也就云儿姐姐的昶儿弟弟,人家却是今年的探花郎!

秦璃只听到郭氏说道:

“你看,你爹教了那么多的学子,在那些学子们之中,可没少出过状元郎啊。但他教出来的姓付的那个混帐东西,却是在和昶儿他们,一起去皇城赶考后,连个榜眼都没中。”

那人没用,就没中呗。秦璃很想劝郭氏,她和那人都没关系了,何必去为那人中没中状元,而感到纠结?

不过心里也明白,就算那人和她不再相干,但仍还是她父亲的其中一个学生。那人没中状元,同一个书院里的其他夫子教的学生,贺昶却中了状元。

这在一般人看来,必然就会认为,她父亲教出来的学生付煜,不如林夫子教出来的学生,贺昶优秀了。

“早知那个混帐东西竟是如此无用,你爹倒还不如不教他的。”

正当秦璃在思索之际,耳边又传来郭氏充满了愤恨的话语。

她只好劝道:

“娘,他们考都考过了,您再提,也没什么必要了啊。再说了,那人的品行不端,若是中个状元,再运气一好,能在翰林院任职的话,只怕还会教坏他人。”

郭氏不屑的道:

“就他,还能在翰林院任职呢?他真没那个福气。有件事儿,我差点忘了说给你听……”

秦璃一脸疑惑,“何事?”

郭氏凑近秦璃耳边,用近乎只有她们母女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前不久,你的白婶婶不是带着云儿过来,给你送了三只鸽子么?”

“嗯。”

“我听你的白婶婶说,昶儿在考取功名后,本来是能在翰林院任职的。但是他写信给云儿,说他不愿意在皇城任职,因为他不想离母亲,也就是你的白婶婶,以及他未过门的娘子云儿太远。”

秦璃会意的点点头,贺昶所谓的“母亲”,其实是他的养母。

“昶儿弟弟肯定也知道,因为白叔父葬在江南,无论是白婶婶,还是云儿姐姐,都不会愿意离开江南。”

云儿他们本就不是江南之地的人。若是都离开这边了,等到来年清明节,他们想回来给白叔父扫墓,路途遥远,都不怎么方便。

白婶婶守寡多年,带着亲生女儿开浆洗房,给人浆衣服和床单甚的,好不容易把她和白叔父收养的孩儿,贺昶给拉扯大了。

还供贺昶求学,考取了功名。

如今,贺昶也算是出人头地了,白婶婶定是会为贺昶感到高兴的。

但贺昶若是接白婶婶去皇城的话,在她看来,白婶婶是断然不会跟着去的。

“只是昶儿只敢那么想,却不敢跟谁提这事儿。我一听到你的白婶婶那么说了,就跟你爹提了提。你爹把这事儿说给你的石叔父听了,没过多久,云儿收到了昶儿的回信,说是他快要回江南就任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