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莲劫 > 第五十八章:际遇(7)
听书 - 重莲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八章:际遇(7)

重莲劫 | 作者:饮水鱼二|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伤优魔君只一个眼神,地上拳头大的尖锐石头便自行强塞入小男孩儿口中,划破了小男孩儿的唇舌口腔。

“唔——!”

“嘘——”伤优魔君一手抱着婴孩,一手竖起食指贴在嘴上,用说悄悄话怕被人听见似的虚声对木铃儿几乎一字一顿地说,“小声点,别吵着他。祖莲说过,孩子要静悄悄地死才不会引起众怒。”

婴孩还在“哇哇”直哭,伤优魔君抬手将他抛向高空。

襁褓在空中打转,婴孩的头肉眼可见地胀大,哭声随之先变急变大,又渐弱。

“唔!唔!”木铃儿抵抗着禁锢,瞪红了眼。

婴孩脑袋胀得如同灯笼大小,以至哭声都变得断断续续,似乎随时抽不上气。

台下传来妇孺抽泣之声,木铃儿看向他们,再看向襁褓中的孩子,又看回伤优魔君,“扑通”跪下,哽咽着伏下头颅。

“呦!可别呀!”伤优魔君托起木铃儿,“你与本君同命共生,你拜本君,不就是本君自己拜自己?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突然,天上传来“嘭”的一声,婴孩哭声戛然而止。

伤优魔君着急中带着期待,命令道:“快取了石头!”

压住小男孩儿的魔物连忙伸触手抠入孩子嘴里,一把撤出石头。

石头撑裂了小孩男儿嘴角,带出几颗和血的乳牙。

“啊——呜......”小男孩儿满脸泪痕,撕心裂肺地叫出声,“娘......娘,对不起......呜呜......我没......我没保护好弟弟,呜——”

小男孩儿的哭声顿止,一道由高处而来的魔气穿透了他的眉心。惊恨永远的停留在他小小的、不能瞑目的眼眶中。

“嘶——”伤优魔君一脸满足地深吸一口气,“呼——绝望的味道,太美妙了——”

“唔——!”

木铃儿竟挣脱了囚禁,冲他扑去。

伤优魔君直接捏住她的颌骨,贴上去,嗅着她的脸颊,赞叹着:“憎恨的味道,美味!太美味了!”

禁锢重新缠上身体,木铃儿瘫倒在地,泪水一滴一滴地滑落。

伤优魔君一个接一个的尝试新刑法。木铃儿其间晕厥数次,都被他强行唤醒。

最后一个族人失声后,伤优魔君下令撤军,渡给木铃儿一道魔气,告别道:“小美人儿,享本君的命数,可不能一点代价都没有!”

伤优魔君临走时,木铃儿还能听到他的声音:“真好看,把这小孩儿眼珠子给本君带回去收藏。”

......

黑袍木铃儿脱力,摇摇欲坠,花辛欲搀扶。

“别动!快了。”黑袍木铃儿通过镇族杖借力花辛,勉强站住,维持咒术。

余下的画面,是木铃儿披上黑袍,四处寻找传承而不得。

嗦哒秘术只有嗦哒族血脉才能修习。除此之外,天地间唯有非仙、非佛、非人、非妖、非魔、非鬼之存在可习,且极难大成。

久如木铃儿修炼万年,不过习得五六;强如少年“嗦哒王”可去佛蕊,也不过至于八九。术成至今,尚无一人修得圆满。

蓝光熄灭,花辛脑中得以清净。

秦蓁蓁观察着两人,觉得事情结束的时候,镇族杖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一缕缕白烟从杖上泛起,汇入花辛经脉。

秘术传承之息入体,如闪电霹雳,刺痛着花辛每一寸骨肉,将其躯体映照得半隐半现。

想起强习秘术之人下场,花辛忍痛问道:“你可确定我是修习之身?”

花辛只有灵体,连吸收天地灵气都办不到,如此传承之法,无怪他会担忧。

他早是残破之身,就是死了也不足惜,可他不愿因此损伤千叶。

若是早知晓承袭风险,他定不能如此莽撞。

“休分心!专注体会秘术之法。此时你能吸入越多,修炼之时,进展便会越快,境界便能越高。”黑袍木铃儿引导花辛道,“你二人融合,至少须得修得十之二,若想她性命无虞,则须十之三上,你自己看着办。”

“融合?”花辛反问,他从未向黑袍木铃儿提起过本身之状,更不曾说起千叶,黑袍木铃儿是如何得出“融合”一词?

黑袍木铃儿瞟了一眼花辛:“你们如何是你们之事,前提都是秘术有所成。当下只管专注就是!”

秘术承袭一旦开始,便不可中断。

事已至此,花辛无计可施。然一味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不如拼上拼,于是他敞开心扉接受秘术。

花辛调息,摒除杂念,主动引导经脉中的传承之息运行周天。

镇族杖感应到传承之息的流转变化,自主加快了传授速度。

更多的力量涌入体内,霹雳之痛也成倍增加。

不知不觉,花辛额上冒出一层细密汗珠。

秦蓁蓁看着花辛如此,出于心疼,从怀中取出帕子,上前抬手为花辛擦汗。

“不可!他渐入佳境,稍有松懈便会功亏一篑,不可如此搅扰。”黑袍木铃儿压低了声音阻止秦蓁蓁。

“哦......”秦蓁蓁神色暗淡,难堪地收回手,碎步倒退回原先站立的位置,委屈地撇着嘴。

体外,花辛额上汗珠越来越密,直至汇成滴状,沿着脸廓、鼻梁滑下;体内,传承之息在他的引导下完成周天流转后,自发填充到身体各个角落,好像要为他重塑一具身体一般。

渐渐地,花辛介于隐现之间的灵体被传承之息填满,散发出阵阵白雾。

镇族杖仿佛衡量过花辛能耐,判定当前程度未及他极限,仍未停止向他提供传承之息。

躯体尽盈,传承之息开始向花辛丹田沉淀。

二者触及的瞬间,花辛体内运转失去控制,丹田仿佛生出自我意识,强行从镇族杖中吸收传承之息。

电灼之痛,源源不断涌入花辛体内,他本就紧锁的眉头,拧得更厉害了。

感受到镇族杖突然暴走,黑袍木铃儿警惕起来,万年内传承失败者众多,却都无如此情形。

传承速度越来越快,镇族杖供不应求,嗡动悲鸣起来。

“啊——!”承受不住越来越强的痛楚,花辛爆发出一声痛呼。

黑袍木铃儿尝试向自己体内引流,却是徒劳。

眼见花辛到了承受极限,先前被传承之息稳固了的灵体竟开始重影虚化,黑袍木铃儿知道,再不阻止,不止是花辛,就连她和镇族杖都会陷入危机!

焦灼下,似是想到什么,黑袍木铃儿冲秦蓁蓁叫道:“你,过来,握住镇族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