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欢想世界 > 162、百年大计
听书 - 欢想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62、百年大计

欢想世界 | 作者:徐公子胜治| 2020-11-22 06: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有什么任务,您老尽管吩咐!”一听另有重要任务交给他,王丰收立刻来了精神!

墨尚同开口道:“这里最近得了两笔款项,一笔是一千万罗元现金,另一笔是面额一亿米金的实物国债。”

王丰收:“我知道这回事,钱是从福根基金会弄来的,但是洛克不想再拿回去,不是都给小华了吗?”

杨特红:“小华的意思,这笔钱就用来买地,以欢想实业集团的名义。”

王丰收:“这么多钱,买地也是个好主意,这就要改变欢想实业的股权结构了。”

杨特红摇头道:“不需要改变,小华的意思,这笔钱就算是欢想实业的。该怎么入账,财务那边会处理好的。”

王丰收愣了好几秒,长叹一声道:“我真的很佩服小师弟,心服口服啊,难怪几位老师这么看重他。我虽然也不贪财,但自问还没这么洒脱。”

王丰收和华真行,如今都是“高人”啊,他们想为本人谋个衣食生计,早就没什么问题,四境修士在哪儿不能过好日子?可是这样一大笔钱财,也绝不是轻易能得到的。

欢想实业的启动资金,就是风自宾投资的那一亿米金。但自其成立以来,花出去的钱早已不止一亿米金了,投资了北索河流域改造工程、重油发电厂项目,还在克林区投资兴办了这么多实体。

资金缺口主要通过两方面来解决。一是抄了文明贸易和北港货运的老巢,获取了他们多年搜刮聚敛的财富。二是搜集了非索港多年来积存的矿金,不断提炼成纯金出售,分期支付重油发电厂项目的工程款。

别的且不说,仅仅是矿金生意,华真行在其中就居功至伟,甚至在铲除黄金帮之前他就已经赚了一大笔。但他并没有将钱财据为己有,而是都算成了欢想实业的收入。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王丰收也干了不少脏活累活,但自问贡献也不如华真行那么大。欢想实业、新联盟、克林区能有今天,离不开这些资金支持。

今天这两笔钱,是直接的现金投入,其数额已经超过欢想实业的资本金了。按照常规的做法,其实可以算做入股,可是华真行并没有这个意思。

华真行这么做的目的且不提,但他这么做了,其气魄足以令人惊叹,王丰收真的是很服气。

柯孟朝似笑非笑道:“你确实不贪钱财,却好功利。话就不多说了,我已经敲打过你很多次,这也没什么不好,就看出于什么目的、在做什么事情。”

这笔钱加起来,折合米金差不多一亿一千无百万,用来收购土地,从谁手里买呢?

王丰收:“当然是从非索港地方政府手里买,让我去办这件事吗?我一定会办好的,假如有人想坐地起价、推诿刁难、敲诈勒索,都不会得逞,就按眼下最公平的市场价完成交易。”

柯孟朝却摇头道:“买地的手续,一直是让董泽刚去办的,这次还是让他办吧。我真正想问你的是,这笔钱会落到谁的手里,能发挥什么用处?”

王丰收:“当然是归非索港的财政收入了,至于能发挥什么作用……”说到这里,他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老师,这次我是真明白了。”

柯孟朝点了点头道:“还行,你反应过来了,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现在清楚是什么重要任务了吧?

上次我们买下北索河流域的土地,花了一千多万米金。这么一大笔钱到了非索港市政府手里,本可以造福当地,至少公共支出不再像以前那样困难。

哪怕之拿出一部分改善基建、促进民生,都可以做不少事情了。可实际情况呢,几乎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改变,倒是有好几位市政官员都移民海外了。

这次我们投入的可是一亿一千五百万米金,这样一笔巨资,难道还要让那些人继续糟蹋吗?假如在在合适的人手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足以将整个非索港都打造成克林区了。”

非索港是几里国的二级行政单位,这里的很多事务,几里国中央政府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从事实的角度都管不到。

非索港名义上所管辖的区域,可不仅仅是这座城市,还包括非索河南岸的海滨地带、丘林地带、诸多种植园、北索河以北的大片荒野。

为什么说名义上呢,因为其北部的荒野根本无人居住,也就谈不上任何治理和管辖,那片地方总面积差不多有十万平方公里,就是华真行规划中的真行邦。

几里国中央政府除了拥有铸币、外交、海关等必须由国家名义掌控的权利,其他方面是很难干涉到各地方邦市的,而境内各个大大小小军事组织的存在,也形成了事实上的半割据状态。

处于半割据状态的非索港地方政府,对基层几乎谈不上有什么控制力,很多街区甚至以黑帮自治为主。

世界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验,是很难套用到这里来的,甚至都不好理解这是一个多么松散无序的国度。

可是无论怎样松散无序,从这个世界现行的法律以及道义的角度,那些无主之地的管辖权都在非索港地方政府手里。欢想实业想买下来,也只能从非索港地方政府手里买。

非索港的地皮很便宜,尤其是荒野上的那些土地,根本就没人买,好像也没必要买。但是华真行另有长远打算,所以一定要走法律程序,取得所有的正式文书凭证。

欢想实业购买土地的资金,除了交纳法定的中央契税之外,其他绝大部分,都会成为非索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

大半年前,欢想实业买下北索河流域三百多平方公里土地,花了差不多一千万米金,非索港多少年来也没有这么多财政盈余啊。

可是如此一大笔财政收入,居然连个水花都没看见,这座城市的公共服务以及基础设施几乎没有任何改善。

说没有任何改善也不对,至少克林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不是非索港市政府的投入,而是欢想实业和新联盟的努力。

如今华真行已经决定,要拿另一笔钱在北索河以北的荒野上收购大量土地,目前正在沙盘上划出区域、制定收购计划。

一千万罗元现金折合一千二百万米金,而那面值一亿米金的实物国债,可不仅是票面价值,同时也是带利率的,目前市场价是一亿零三百万左右,总计就是一亿一千五百万米金。

这样一笔巨资,也会成为非索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它应该交给什么人保管、监督与使用,用在什么地方?

所以王丰收的任务很简单也很重要,就是拿下非索港的地方政府,将这座城市以及这个邦区都变成新联盟控制的地盘。

新联盟接管了非索港,像打造克林区那样改造整座城市,必须要有投入。欢想实业出面收购荒野上的土地,就等于给新政府提供了一笔充足的财政资金,这就是华真行的计划。

王丰收拍着大腿赞道:“对,就应该这么干!在布鲁塞的时候,洛克就提到了这个计划,。假如换做几里国别的地方,谁能有新联盟的实力,早就把控制地方政府了。”

柯孟朝又说道:“夏尔将会是非索港市的新市长,这个城市的管理者将会是新联盟。接下来你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成立学校,全面重建公立教育系统。

不能白白浪费了这笔钱,要把它用到最急需、最有效的地方。”

杨特红也说道:“大丰收啊,你是我们这里学历最高的,这件事也交给你来负责,希望你能兼任非索港的教育局局长。”

大丰收赶紧谦虚道:“哪好意思在几位老师面前谈什么学历,我这点学问差得太远了!”

墨尚同叹了口气道:“我前两天跟孟顾问闲聊,问他愿不愿意退休后仍然留在这里?他本人是愿意的,甚至也愿意把老伴接过来。

只要有欢想实业和克林区在,他倒不介意继续在这里工作挣钱,也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据我所知,他儿子在一家东国设计院工作,也是这里很需要的技术人才。我又问他,愿不愿意把儿子一家也介绍到这里来工作,福利待遇好商量。

你猜他怎么说?他儿子在东国的压力也很大,其实到这里来工作未尝不可,但实际上却不可能。因为他的孙子要上学,在非索港不可能受到很好的教育。

这世上的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东国人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我们要发展,将来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地域,吸纳人才是重中之重,尤其是东国人才。

可是教育问题不解决,这里简直就会被一票否决!我们只能花钱雇佣人来打短工,却无法将人才留下来,更无法培养自己的人才。”

王丰收接过话茬道:“雷顾问的儿子,情况我了解。就算我们这里的学校建得很好,他也不会拖家带口来的。雷顾问的孙子可是在平京市上学,听说还是很不错的学区呢。”

柯孟朝:“他家的情况是这样,可是还有别的人呢?比如这里有一千五百多名东国援建工人,假如我们能够提供完善的公立教育,他们可以把家属接过来,就在这里生孩子。”

王丰收:“您老说的对!控制非索港,拿到这笔财政收入后,这是首要任务。不说别的,海神帮还有一堆小孩呢,到现在也是没学上……这些学校该怎么建呢?”

柯孟朝:“既然钱是小华出的,你就去问小华吧,他说了算。具体的计划嘛,可以多找一批专业人士商量,最好能请雷顾问也参与,有很多实际问题都要解决。”

王丰收:“我会尽力的!三位老师还有什么吩咐,假如没有别的事,我这就去忙了。”

柯孟朝摆手道:“不要着急,也不急这么半天。丰收啊,你突破四境已经有两年了,按照东国修行界自古以来的传统,其实我早该给你一件真正的法器。当时之所以未曾赐器,是因为我觉得你还需要考察。”

王丰收:“老师太客气了,是您教了我修行秘法,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怎敢奢求您老人家再赐宝物?再说了,我当时还在春华大学读博,用不着天天揣件法宝在校园里晃吧?”

柯孟朝也没多说废话,取出一件东西放在桌上道:“今日授此器于你,希望你善用之。”

王丰收一愣:“板砖?”

这东西的样子可不就是一块板砖嘛,而且是比普通砖头大得多的城墙砖,这么大一块东西,也不知柯夫子是从哪儿掏出来的。

其表面很光整,呈紫褐色,好像还带着一层包浆呢,像是打磨过的澄泥砖或陶砖。

杨特红:“这质感明明像木头,怎么能说是板砖呢?”

王丰收:“木质板砖?”

墨尚同拿起它道:“此器名为醒木,你听说过醒木吗?”

这么一大块板砖样的东西,到了他手里莫名变小了,最终变得只有牌九大小的一小块,可以握在掌心也可以揣在兜里,总之很方便随身携带,这才是此器的常形。

王丰收:“好像听说过,过去的说书人用来拍桌子的,提醒观众注意的东西。”

柯孟朝:“也是过去的官老爷用来拍桌案,提醒在场人保持肃静的东西。”

王丰收小声道:“那个好像叫惊堂木。”

柯孟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此法器就叫醒木。你也可以把它祭出去,变成刚才那么大,直接当板砖砸人,法力催动之下还可以变得更大,并非是器物本体,而是法宝妙用。”

王丰收嘿嘿一乐:“那不就相当于传说中的番天印吗?”

杨特红也乐了:“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像,可惜这块醒木并非神器。”

王丰收:“好用就行。”

柯孟朝:“除此之外,它既可封镇元神,亦可醒神驱魇。”

这件法宝名叫醒木,妙用同时具备物理攻击和精神攻击的属性。

物理攻击就是当板砖飞出去拍人,精神攻击就是冲击他人之元神,另一方面它也可以使人恢复清醒、消除精神上的负面状态,就看怎么使用了。

醒木虽非神器,但也是一件好宝贝啊。王丰收双手捧起,退后几步下拜行礼,收起了这件法宝,在突破四境修为两年后,他也终于拥有了法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